您的位置:邕城党史 > 专题资料

邕宁人民与百色起义和龙州起义

发布时间:2020-07-15 16:35    来源:《中共广西地方历史专题研究(南宁市卷)》   作者:黄如海

邕宁人民与百色起义和龙州起义

黄如海


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失败后,白色恐怖遍布城乡,广西的革命运动遭到新桂系军阀的严重摧残。但是,广西的党组织和各族人民并没有被吓倒,农民武装斗争一直没有停止过。尤其是邕宁人民在中共广西省委的领导下,建立党组织,组织农民协会和农民武装,为百色起义和龙州起义提供了极其有利的条件。

1928年初,中共广东省委派共产党员朱锡昂、雷经天回广西开展革命工作。同年2月,上级党组织派员到邕宁县吴圩乡了解农民运动和农民自卫军组织情况。在此期间,发展农运骨干唐光天、文树芝、王克宗、廖光华等人加入中国共产党,成立中共吴苏圩小组,使邕宁的农运和武装斗争有了坚强的组织保证。雷经天于同年五六月间,到邕宁县那马乡发动群众,组织劳农会,会员达200多人,赤卫队员150人。劳农会和赤卫队组织农民开展对土豪劣绅的斗争。

1929年2月,中共广西省委机关设在南宁中山路,另在南宁城郊津头村建立省委秘书处。当时,南宁有共产党员40人,其中农民出身的党员有20多人。按党员所在地建立市郊、那马(邕宁县那马乡)、三官3个区委,由省委(后改称特委)直接领导。

1929年3月,新桂系军阀在蒋桂战争中失败后,广西左派军人俞作柏、李明瑞分别担任了广西省政府主席和广西编遣特派员,掌握了广西军政大权。他们要求与共产党合作。中共中央便利用这一机会,于同年7月派邓小平(当时化名邓斌)、张云逸、陈豪人、叶季壮等一批共产党员到广西,以邓小平为中央代表,负责广西党的工作。他们与中共广西特委取得密切联系,巧妙地对俞作柏、李明瑞等上层人物进行了卓有成效的统战工作,与俞、李建立了较密切的合作关系,派张云逸、俞作豫到俞、李新建的警备第四、第五大队担任大队长,张云逸还任广西教导总队副主任。经过我党的细致工作,俞作柏、李明瑞推行了一系列进步措施。如同意开放工农运动,恢复工会、农民协会、农民武装组织等。同年8月,广西省农民代表大会在南宁召开,成立省农民协会筹备处,由雷经天、韦拔群分别担任正副主任。8月16日,邕宁县农民协会正式恢复(在此之前的1926年9月5日,邕宁县农民协会在南宁成立,会员达6700多人。1927年11月1日,邕宁县在苏圩岜鱼山成立了邕宁农民赤卫军大队,人枪800余,唐光天任大队长,文树芝为总指挥,黄美臣、陈汉光为副大队长)。

1929年10月上旬,俞作柏、李明瑞反蒋失败,俞作豫根据党组织的决定,于10月13日从南宁率领广西警备第五大队上龙州。这个时候,邕宁农军纷纷向左江方面接应,特别是吴圩、苏圩一带的农军和江西、坛洛沿河一带的农民武装协助维护左江交通线,使警备第五大队顺利到达龙州。莫峻峰、雷献廷又率领邕宁农军100多人赴左县。俞作豫把这支队伍编为左江工农游击第一纵队第三营,任命雷献廷为营长。同年11月,该营参加了由俞作豫、李明瑞亲自率领的队伍平定蒙志仁叛乱的战斗。经过三天三夜激战,击毙叛军官兵100多人,斗争取得了胜利,为龙州起义扫除了一大障碍。

1929年9月,俞作柏根据中共党员的推荐,先后委任一批中共党员和革命青年担任广西部分县的县长。其中莫峻峰(邕宁人)任左县县长,黄肖彭(又名黄肖鹏、黄像山,邕宁人)任龙州县县长。黄肖彭任龙州县县长后,支持工农运动,惩办了一批贪官污吏,为我党在左江地区的活动和举行龙州起义创造了有利条件。

1929年12月11日,举行百色起义,红七军成立。1930年2月1日,龙州起义顺利举行,红八军成立。红八军是以原广西警备第五大队为基础,吸收当地农军改编而成,全军2000多人。其中邕宁农军有100多人参加,番号仍为左江工农游击第一纵队第三营,雷献廷任营长。

3月20日上午,桂系当局派驻南宁的第十五军第十一师师长梁朝玑率4个团的兵力和地方武装约4000人分两路突袭龙州。红八军仓促应战。当时红八军在龙州的部队加上农军、农赤军2000人。由于敌众我寡,红八军损失严重。战斗至下午三四点钟,俞作豫便决定放弃龙州,指挥部队向凭祥方向撤退。第一路游击大队政治部主任严敏指挥邕宁农军雷献廷营坚守龙州铁桥头,与敌浴血奋战,掩护红八军大部队撤出龙州城。严敏壮烈牺牲,雷献廷营大部战士阵亡。雷献廷率余部撤出龙州城,跟随大部队向凭祥方向转移。21日,红八军大部队撤到凭祥,俞作豫召开大会进行总结教训,决定今后行动。22日上午,敌兵又追到凭祥。红八军奋勇抗击。激战中,军参谋长宛旦平和雷献廷营长等不幸中弹牺牲。

红八军且战且退,向宁明、明江、扶绥和邕宁的苏圩、吴圩转移。红八军到达邕宁苏圩那甫村时,当地群众煮粥送到路边招待红八军。红八军到达吴圩时,在吴圩吃了一顿饭,粮食、蔬菜、肉类均由吴圩群众供应。后经邕宁那陈的塘报进入大塘。到大塘时,部队只有五六百人,化装成便衣队,在大塘的那梨村附近山上住了三四天。3月底,红八军到钦州大寺的南间圩(又名那间圩),将部队缩编为独立团,由刘定西(后叛变)任团长。俞作豫把队伍交给刘定西后,带领30多名卫士在邕宁的大塘、吴圩一带活动,准备往右江找红七军。4月中旬,俞作豫带几十个卫士到南宁市郊江西乡麓寺村住了10多天,发动群众,向群众宣传共产党的主张。

4月下旬,俞作豫和何世昌带30多个卫士上隆安找红七军,路经邕宁马村时被反动民团袭击,何世昌不幸被捕(后被杀害),俞作豫率队冲出,退回吴圩。因路途不熟,又被吴圩团务局路警袭击,有3名卫士被俘。俞作豫等被逼避入吴圩南面独立山芦苇洞中。唐光天、莫峻峰等闻讯后,即率邕宁农军近千人将路警和民团打散,并到独立山芦苇洞救出了俞作豫等人。

俞作豫出来后,和吴圩党组织、农运领导人唐光天、陈嘉良等联系,知道南宁城防空虚,便共同研究,组织两千多农军在天利圩(今属吴圩永红村)集训10多天,准备攻打南宁。5月,俞作豫、莫峻峰、文树芝率领2000多名农军,分两路向南宁出发,一路农军刚到七坡坳,就遇上敌兵,农军即进行袭击,敌退回南宁。农军追到南宁市郊亭子圩时,敌兵已把大小船只停泊在北岸。俞作豫分析当时情况认为,若强行渡江,恐中敌计,即下令队伍退回吴圩。这次意图攻打南宁,虽未能攻取,也不符合毛泽东的军事思想,因当时尚不宜攻打占领城市,却牵制了敌人,使其不敢调离南宁进攻右江革命根据地,这对右江革命根据地也是一个援助。

后来,俞作豫和莫峻峰把部分队伍带至十万大山,并想方设法去香港找党组织。俞作豫于同年6月在吴圩中共党员王敬轩(又名王克宗,吴圩祥宁村人)、廖光华(南宁市郊石埠村人)的陪同下,离开邕宁去香港。3人到香港后,被敌探诱骗,随敌探上广州,8月17日到深圳车站即被敌探扣捕。9月6日,俞、王、廖3人在广州黄花岗殉难。殉难前,俞作豫拿起水笔写了一首绝笔诗:“新亭痛哭终何用,要领生民挥钢刀。十载英名宜自慰,一腔热血岂徒流。”

唐光天等知道俞、王、廖在广州牺牲后,把邕宁农军改名为“红八军游击大队”,唐任大队长,约有500多人枪。唐光天率这个大队转战于邕宁、上思、养利、十万大山一带,一直坚持到1936年1月,唐光天在上思虎头山与敌战斗负重伤牺牲后,部队才解体。

1931年7月,中共两广省委代表邓拔奇到邕宁吴圩,在七坡村召开农会、农赤军代表会议。会议决定:将“农民协会”改为“劳农会”,“农赤军”改为“工农军”,甘启椿任工农军大队长,陈嘉良、陈汉光为副大队长。同年10月,邓拔奇又在吴圩建立广西工农游击大队第五大队,甘启椿任大队长,陈嘉良、陈汉光任副大队长。1932年4月22日,国民党第四集团军派1000多兵来袭击吴圩,工农游击第五大队与敌奋战,顽强战斗,甘启椿等游击队员不幸中弹牺牲,损失严重,部队随之解散。

邕宁农军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从1926年开始至1936年,前后战斗10年时间,曲折磨难,为左、右江革命根据地的创建及其后桂南地区的革命斗争作出了重大贡献。邕宁农军许多战士虽然牺牲了,但他们对敌英勇顽强战斗的革命精神和崇高的品质,永远值得我们学习和敬仰。

百色起义和龙州起义精神永照千秋!


(原载《中共广西地方历史专题研究(南宁市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