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邕城党史 > 专题资料

大革命时期中共南宁地方组织的建立与发展

发布时间:2020-05-26 16:04    来源:《中共广西地方历史专题研究(南宁市卷)》   作者:罗品高

大革命时期中共南宁地方组织的建立与发展

罗品高


1924年1月,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召开,国共两党在孙中山“联俄、联共、扶助农工”三大政策旗帜下,正式实现合作。随后,中共中央派出一批干部参加国民党中央机构工作,共同领导广东的革命力量,准备北伐。在广东革命新形势的推动下,广西的新桂系李宗仁、黄绍竑、白崇禧把旧军阀陆荣廷的残余势力消灭,1924年9月攻占南宁。次年夏,驱逐入桂图粤的唐继尧统一了广西。新桂系掌权后,表示拥护国民革命,拥护孙中山的“联俄、联共、扶助农工”的政策,接受设在广州的国民革命政府领导。为了进一步发展广西的革命力量,在广西建立中共党、团组织,1925年夏,中共广东区委通过国民党中央宣传部和广州学生联合会,先后派共产党员龙启炎和共青团员周济到梧州,其后又派党员陈勉恕到南宁开辟党的工作。

1925年9月,陈勉恕以国民党中央组织部工作人员的身份到南宁参加国民党广西省党部筹备组的工作,并担任省一中校长和《南宁三民日报》编辑主任等职务。陈勉恕到南宁后,利用他过去曾在南宁工作过与南宁头面人物熟悉之便,开展上层统战工作,团结了军政界的左派代表人物俞作柏、梁六度、陈协五、黄家植、陈立亚、雷天壮、周仲武等人,发展南宁的左派势力。到1926年2月,国民党广西省党部成立时,中共和国民党左派人士在省党部中占了多数。如陈勉恕担任青年部长,陈协五担任农民部长,黄家植担任工人部长,陈立亚担任商民部长,雷沛涛担任省党部监委,雷天壮和周仲武担任省党部委员。此外,还有一批党团员到国民党省党部任职,如1926年3月党员李省群任妇女部长,团员谢雪琴任妇女部秘书,党员刘曼舒任青年部秘书;7月,团员黄若珊任妇女部干事(后任市党部妇女部长);1927年3月,党员钟洁芸任国民党南宁市党部妇女部干事等。

1926年二三月,中共梧州地委为了加强南宁的党团工作,先后派党员罗如川、李省群到南宁协助陈勉恕工作,罗、李到邕后与陈勉恕于同年春成立南宁第一个党组织——中共南宁支部,陈勉恕任书记,负责全面工作;罗如川以在省一中任教为掩护负责学生运动;李省群负责妇女运动。支部直属中共广东区委领导。支部成立后的主要任务是先发展共青团员,建立团的组织,在此基础上培养发展党员。随着党员的增多和队伍的扩大,同年夏,中共南宁支部改建为中共南宁地方执行委员会。书记一职由陈勉恕担任。

1926年3月,两广统一,广西当局接受广东国民政府的领导,李宗仁、黄绍竑、白崇禧的新桂系部队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七军,设军部和政治部于南宁。8月,中共广东区委推荐在国民党中央青年部任秘书的中共党员黄日葵(广西桂平人),到李、黄、白的第七军工作,同时任命黄日葵为广东区委驻广西特派员,负责领导广西党组织的工作。黄日葵来到南宁后任七军政治部副主任,与陈勉恕、罗如川、李省群、宁培英、张胆等人一道在邕开展党的工作。经过一段工作后,鉴于我广西党团组织的迅速发展和党领导下工农革命运动与国民党右派的斗争日趋尖锐激烈等新形势,有必要建立省一级党的领导机构。同年秋,黄日葵赴穗向广东区委汇报广西建党建团及工、农、青、妇群众运动的情况,并建议成立中共广西省委,以统一领导广西的党组织。广东区委书记陈延年听取黄日葵汇报后,认为广西革命形势发展很快,同意黄日葵的看法,但由于当时成立中共广西省委的条件尚未成熟,按党章规定,要具备3个地委以上才能成立省委,其时广西只有梧州和南宁两个地委组织,因而,广东区委作出“暂由南宁地委兼摄省委(区委),一面呈请中央批准”的决定。并由黄日葵兼南宁地委书记。黄日葵从穗回邕途经梧州时,向梧州地委谭寿林、龙启炎、周济等人传达广东区委的指示和成立广西区委筹备组的决定,着手与陈勉恕、谭寿林等组成3人筹备组(黄日葵任负责人)开展中共广西区委的筹备工作。

黄日葵在七军政治部工作,公开活动较多,主要精力放在广西上层人物包括黄绍竑、俞作柏等人身上,同时经常到农讲所、工讲所、军校和全市性群众大会做演讲,不便多到基层群众中去培养发展党员,建立党的组织。因此,中共广西区委筹备组要求梧州地委派一位得力的党员来邕加强南宁地委的领导工作,经梧州地委研究决定派罗少彦来邕协助黄日葵工作。9月,罗少彦到达南宁后住在临江街99号(后来他的住处也是南宁地委机关所在地)。为了便于罗少彦深入基层单位发展党员和方便与黄日葵、陈勉恕等请示汇报党的工作,经黄日葵、陈勉恕研究,安排罗少彦担任广西省政府主办的《革命之花》编辑,为其利用征稿、编辑等名义出入于上层机关,深入基层从事建党工作提供便利。

为了在南宁军校发展党组织,培养骨干掌握武装,黄日葵经常到国民党左派俞作柏任校长的南宁军校去讲课,宣传革命思想和我党的政治主张,并从梧州调中共党员毛简青到军校任教官,使军校的政治活动和革命气氛日益浓厚起来。在此基础上,我党、团员到军校学生中活动,积极发展党、团员。10月,在军校发展李仁及、周飞宇等人入党。同年秋成立军校中共支部,支部书记为毛简青(后为李仁及),下辖两个党小组,党员有周飞宇、甘湛泽、黄源浩、黄德普、苏松甲、张铮、李荫生、谢秉忠、黄光照、杭志、何子礽等20人。

另一方面,自1926年春南宁建立党组织后,陈勉恕以南宁基层工会为活动基地,在工会骨干中培养入党对象,在与资本家的斗争中锻炼了这些骨干,经过个别谈话后,吸收何建南、麦锦汉等好几名工人入党。

此时右江地区特别是东兰县,在死亡线上挣扎的农民,自发开展了广泛的斗争,打击农村中的反动势力。为了正确引导该地区的农民斗争,中共广西省委筹备组指示在国民革命军十六军军部工作的共产党员余少杰(广东人,黄埔军校毕业),借驻防右江之机,在恩隆、奉议一带发动群众建立农民协会,并发展党组织。党组织还从南宁抽调干部去协助他工作。后来余少杰培养发展了滕德甫、滕国栋、李正儒、潘先圃等先进分子入党,随后,建立了隶属于南宁地委的中共恩奉特别支部(亦称中共田南特支),由余少杰任书记。至1927年底,该特支的党员发展到20人。

工农运动的蓬勃发展,引起了国民党右派的仇视。1926年2月,广西反动当局竟冒天下之大不韪,把东兰县的农协会员指为匪,派军队前往东兰进行残酷镇压,酿成了“东兰农民惨案”。同年6月间,国民党广西省党部农民部长陈协五,亲自到东兰去调查,他十分同情东兰的农民,他将所了解的情况写了一个调查报告——《广西东兰农民之惨案》,要求在报纸上刊登这个报告,以正视听,并要求追究有关责任人。广西反动当局却拒不接受,反而指责他庇护土匪,为东兰农民领袖韦拔群张目,严重失职。陈协五无辜受责,他一怒之下,辞去农民部长职务。此事立即引起公愤,舆论鼎沸。黄绍竑在舆论压力下被迫于9月委派陈勉恕组织“东兰农案善后委员会”,再次去东兰开展调查和善后处理。黄日葵与陈勉恕商量,利用这个机会派党员关学参,团员陈秉文、黄若珊等人加入调查善后委员会,深入东兰群众中去了解和掌握东兰、凤山等地以韦拔群为首所领导的农民武装,并伺机建立党组织,以加快右江的农民运动和武装斗争的发展。当时,东兰空缺县知事,无人敢赴任,广西省政府又不得不任命陈勉恕为东兰县知事。在党组织的努力下,东兰农民的正义斗争很快得到社会各界的支持,在舆论的强大压力下,桂系当局迫于次年1月28日发出“俭电”,对“东兰惨案”作出处理(将反动县知事黄守先撤职,并令军队撤离东兰),承认东兰农民运动的合法性。东兰农民运动的胜利,为党日后在右江地区立足打下了广泛的群众基础。

党在南宁建立组织的同时,也建立和发展了共青团组织。1926年春,党员罗如川到省一中任教后,在该校先后发展了何福谦、梁砥、王文栻等一批优秀青年入团,同年夏,在省一中建立了南宁第一个团支部,书记何福谦。为了加强南宁团组织的领导,4月,中共广东区委派党员严敏来邕负责共青团的工作。在严敏等人的努力下,南宁团的组织有了很大的发展,是年秋至次年初,在邕的几所学校和工人中先后建立起团的组织。经一段时间的筹备,于1926年11月成立共青团南宁地委,严敏任书记(后为王克欧、谢蔚然)。团地委机关设在马武烈祠内。南宁团组织建立后,还将团组织扩展到周边地区。有力地推动了南宁周边和左、右江地区工农群众运动的蓬勃发展。

从1925年9月,第一个中共党员陈勉恕到南宁以后,广东区委和梧州地委不断派遣党员加强南宁的工作,同时,党组织在南宁轰轰烈烈的工农运动和学生运动中发展了大批的党、团员。至1927年“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前夕,在南宁工作过的党员多达50余人,党员主要分布在国民党省、市党部、七军政治部、南宁军校、省农讲所、工会等部门;共青团员有70余人,除分布在上述部门外,还有省一中、第三师范、邕宁中学、省工程专科学校等几所学校。党组织方面有:南宁地委以及南宁地委下辖的南宁军校支部、恩奉特支及其恩奉特支下属的东兰县支部等;团组织方面有:共青团南宁地委和下辖的省一中支部、南宁军校支部、广西农讲所支部、省第三师范支部、邕宁中学支部、省工程专科学校支部、南宁工人支部等。

在工农运动中发展起来的党组织,推动了广西革命向前发展,使新桂系感到恐慌。桂系当局为了巩固其统治,便不择手段排斥共产党人。1926年9月,桂系当局借“整理党务案”迫使陈勉恕、李省群分别辞去国民党广西省党部青年部长和妇女部长的职务;12月19日,指使梧州警备司令部逮捕中共广西省委筹备组成员、梧州地委书记谭寿林和委员钟山,通缉共产党人龙启炎、周济、马英、甘立申等;1927年2月,用调虎离山的诡计假藉七军在北伐前方需要人,命在南宁的七军后方政治部的黄日葵、关学参、陈居玺等中共党员和国民党左派等20余人组成慰劳队,前往安徽北代前线,挤走我广西党组织领导人,以扑灭广西大革命的熊熊烈火,扼杀蓬勃发展的广西工、农革命运动及日益壮大的广西各地的农民武装。这样广西省委筹备组的3个成员,只剩下陈勉恕一人,筹备组无形解体。

1927年3月,北伐军进占上海后,国共两党的分歧进入了表面化、公开化,反共高潮逐步形成,蒋介石利用其控制宁、沪的大权来加紧准备反革命政变。新桂系亦在3月下旬秘密进行“清党”准备。4月初,蒋介石在上海约集李宗仁、白崇禧、黄绍竑、李济深、张静江、吴稚晖、李石曾等人举行秘密会议,策划用暴力手段实行“清党”。会后黄绍竑发回密电部署广西“清党”,并令驻百色的刘日福旅派一团兵力向东兰县城进攻,血腥镇压韦拔群的东兰农军。留守广西的反动骨干黄旭初、黄华表等人接到密电后,即秘密开会策划广西“清党”,并组成了由黄旭初、黄华表、朱朝森、黄剑鸣、伍廷飚、吕竞存、蓝呈祺等9人的“临时清党委员会”,分别在桂、柳、邕、梧4个辖区“清党”。4月12日,蒋介石策划的反革命政变发生,广西反动当局在南宁开始大逮捕,先后在国民党广西省市党部、农讲所、《革命之花》编辑部、南宁军校、市总工会、省一中、省三师等逮捕了党、团员和国民党左派、革命群众数十人,通缉俞作柏、黄家植、陈协五等10多人。其后又在4月、5月和8月继续多次搜捕。共逮捕了130多人,其中,中共党员23人,共青团员20人。

“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发生后,南宁地委书记罗少彦、党员钟洁芸曾积极设法营救被捕同志,并与狱中同志取得联系,拟定越狱计划,后被特务察觉,营救计划流产。8月31日罗少彦、陈玉梅夫妇在临江街99号地委机关驻地被捕。9月、10月间,国民党反动当局大开杀戒,先后枪杀27人,其中共产党员12人,共青团员4人。至此,南宁地下党组织遭到了严重破坏,中断了组织活动,革命转入低潮。

大革命时期的中共南宁地方组织,虽然遭到了严重挫折,但无私无畏的共产党人所播下的革命种子,已植根于工农群众之中。随着中国革命的向前发展,又有不少的共产党人来到南宁这片热土,继续奋斗、开拓,在艰苦的斗争中,中共南宁地下党,为后来“南宁兵变”及各个时期的革命斗争培养和造就了一大批党团员和革命斗争骨干。


(原载《中共广西地方历史专题研究(南宁市卷)》)


分享 微信
微博 空间 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