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邕城党史 > 党史人物

莫文骅

发布时间:2020-07-06 17:12    来源:网站原创   作者:中共南宁市委党史研究室

莫文骅,1930年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参加百色起义和中央红军长征。曾任红七军二十师辎重队队长,二十师连长兼连政治委员,红七军军委候补委员,红七军直属政治处主任,遂川军分区指挥员兼政治委员,中央苏区军委会总司令部直属政治处主任兼党总支书记,抗日军政大学政治部副主任,八路军后方留守处政治部主任,陕甘宁边区中央局委员,南下支队副政委,辽东军区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东北野战军第四纵队政委、军政委,第四野战军十四、十三兵团政委,广西南宁市军管会主任,南宁市委书记兼市长,广西军区副政委,广西省委第一副书记,广西省政协副主席,东北军区政治部主任,解放军政治学院副院长、院长,福州军区副政委,解放军装甲兵司令部政委等职。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 

莫文骅,又名莫万。1910年元月出身于广西邕宁县亭子乡(现属南宁市)。他在南宁市模范高等小学毕业后,于1926年考入广西省立第一中学,在校开始阅读《向导》、《新青年》等进步书刊,积极参加反对国民党右派的斗争。同年12月,在该校加入共产主义青年团。1927年“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不久,被国民党反动派逮捕入狱。至1928年2月,因敌人抓不到他的把柄被释放出狱。出狱后,由于身体受尽了狱中残酷生活的折磨,体弱多病,便暂在家里养病。父亲怕他出去再“闯祸”,打算用成亲的办法缠住他的手脚。他说服了父亲,筹集了一些钱,前往广州夏令馆补习功课。但仅学一个月又病倒了,只好又回乡养病。

1929年7月,广西政局发生了有利于革命的变化。莫文骅经党组织安排,进入广西陆军军官学校(南宁军校)学习军事。同年10月,当共产党把在南宁掌握的武装部队撤往左右江地区时,他被广西警备第四大队长张云逸任命为中尉副官,随该大队到达百色。同年12月11日,参加了邓小平、张云逸等领导的百色起义,担任红七军军部中尉机要参谋。1930年1月初,经张云逸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11月,他随红七军北上,担任第二十师少校辎重队队长。1931年担任第二十师二营六连长兼连政治委员、红七军军委候补委员。 

1932年1月率该连参加攻打赣州的战斗,左腿受了重伤。曾留在上犹养病,期间担任上犹、崇义游击队指挥部临时总指挥。同年9月,被调任湘赣军区政治部宣传科长,后调到中央苏区,先后任红五军团政治部宣传部长、红五军团三十四师政治部主任、十三师政治部主任等职,参加中央苏区第四、五次反“围剿”战斗。1933年,他先后担任红七军直属政治处主任,湘赣军区政治部宣传部长,遂川军分区指挥员兼政治委员,中央苏区军委会总司令部直属政治处主任兼党总支书记等职。1934年,他担任红五军团政治部宣传部长,第三十四师、十三师政治部主任等职。同年10月,被调任红八军团政治部宣传部长,并随即参加举世闻名的二万五千里长征。他的脚伤未愈,伤口发炎肿痛,行军非常困难。这时刘少奇给他送来一匹马,这对他来说是雪中送炭,如获至宝。平时宁愿自己坚持走路,也尽量少骑它,与战士一起克服了种种人间难以想象的困难。1935年初,红八军团解散,他先后调任红军上级干部队政治委员、红军干部团政治处主任、中国工农红军大学党支部书记、红一方面军直属队政治处主任、红军学校政治部主任。1936年1月担任西北红军大学政治部主任。同年5月入红军大学学习,兼任该校党总支书记。1937年担任抗日军政大学政治部副主任、主任。1938年2月,调任八路军后方政治部(后改为留守兵团政治部)主任,兼任中共陕甘宁边区中央局委员。1942年,党中央在延安发动了伟大的整风运动和解放区军民大生产运动。为了搞好留守兵团的整风工作,毛泽东于1942年1月23日,给八路军总政治部副主任谭政和后方政治部主任莫文骅写了信,指示他们要“将四军九次大会决议多印数十份,发至留守部队及晋西部队,发至连长为止,每人一册,并发一通知,叫他们当作教材加以熟读”。当时印刷条件差,铅印设备少,他们便土法上马,组织人力刻蜡版,搞油印,认真贯彻毛主席的指示,使留守兵团面目一新。同年8月,留守兵团解散,莫文骅进中央党校学习,兼担任第一党支部书记。在党校里,他联系中国革命斗争实际读了很多书,政治思想觉悟和理论水平有较快的提高。

1945年4月,标志着团结、胜利的中共“七大”在延安举行,莫文骅被选为代表,出席了这次具有历史意义的大会。“七大”结束后。为了开展两广的游击战争,党中央成立了南下支队,雷经天担任政委,莫文骅担任副政委。他们带领两个团,穿过敌人的重要封锁线,经山西到达河南洛河边区时,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中央电令他们回师,开辟豫西,后又电令把这支队伍调到东北,莫文骅到沈阳警备司令部担任副政委后任辽东(南满)军区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他在军区部队中广泛开展“三查”(查阶级、查工作、查斗争)的阶级教育活动,启发广大指战员的阶级觉悟,增强了部队的战斗力。

1948年4月,莫文骅调任东北野战军第四纵队政委。当时,全国革命战争形势发生了重大变化。国民党军主力在人民解放军沉重打击下,龟缩在长春、沈阳、锦州三座孤城。为了关门打狗,全歼东北守敌,人民解放军决定先打锦州,并命令第四纵队与第十一纵队等,在塔山、高桥地区布防,阻击敌东进兵团。第四纵队立即召开党委扩大会议,层层进行战斗动员。莫文骅在党委会议上动员说:“我们要不惜一切代价坚守塔山阵地,以鲜血和生命,死守到底,一步也不能退。敌人打到营部,营部就是第一线;敌人打到团部,团部就是第一线;敌人打到师部,师部就是第一线;敌人打到纵队部,纵队部就是第一线!总之,敌人打到哪里,哪里就是第一线。就是天塌下来,我们也要坚决完成任务,打到最后一个人,拼到最后一口气!”在一系列强有力的政治宣传鼓动工作下,该纵队广大指战员,以钢铁般的意志和灵活的战术,顶住了敌人5个师的多次猛烈进攻和海空军的疯狂轰击,阵地附近的铁轨被炸成一截截的,有的连队只剩下十几个人。经过了6昼夜的浴血恶战,终于取得了塔山阻击战的辉煌胜利,创造了震动全国的典型防御战例,为解放锦州立下了第一功!

同年11月1日,即沈阳解放前一天,第四纵队不顾塔山鏖战的疲劳,奉命先遣入关,配合兄弟部队歼击平津守敌。这时,第四纵队改称为东北野战军第四十一军,莫文骅任该军政委,与军长指挥四十一军火速入关,配合华北兄弟部队,围歼张家口守敌,彻底切断敌人西窜之路。在半个多月中,他们纵驰800多公里,共俘敌4万多人。接着,四十一军回师北平郊区。1月中旬,四野主力攻占天津,迫使傅作义接受和平解放北平的条件。1949年4月,莫文骅升任第四野战军十四兵团政委。当他与司令员刘亚楼率该兵团南下至汉口时,中央命令该兵团回师北平,改编为空军,莫文骅调任十三兵团政委。他率该兵团渡江南下,从湘西沿着红七军走过的老路向广西进军,参加了解放广西的战斗。南下大军在当地游击武装的配合下,势如破竹,穷追猛打,于1949年12月4日解放南宁,12月11日解放广西全境。莫文骅从参加百色起义至这一天,恰相隔二十年,打了一个来回。

解放初期,莫文骅先后担任南宁市军管会主任、广西军区副政委、广西省委副书记、广西省政协副主席、南宁市委书记兼市长等职。他的工作很繁忙,既要管军队,开展剿匪反霸工作;又要管地方,处理繁杂的事务。1951年后,莫文骅历任东北军区政治部主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政治学院副院长、院长、福州军区副政委、中国人民解放军装甲兵部政委等职。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荣获一级“八一”、“独立自由”、“解放”等勋章。先后被选为中国共产党第七、八、十一、十二次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和十三大特邀代表,还被选为第三、四、五届全国人大代表和第六届全国人大常务委员会委员。

“文革”期间,莫文骅遭受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的迫害和打击,但他坚持原则,坚持真理,对他们的反革命罪行进行了抵制和斗争。粉碎“四人帮”后,他坚决拥护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的方针、路线、政策,拥护改革和开放,决心为“四化”建设发挥余热。1988年经中央军委批准离职休养。2000年5月31日在北京病逝,享年90岁。

多年来,莫文骅怀着革命豪情,以当年的拼搏精神,奋笔撰写了很多响着时代强音、记录历史脚步的革命回忆录。出版发行的著作有《回忆红七军》、《回忆解放北平前后》、《英雄塔山》、《百色风暴》、《莫文骅诗词选》、《二十年打个来回》、《莫文骅回忆录》等。

摘自中共南宁市委党史研究室:《中共南宁党史人物传略》(第一辑),广西人民出版社2009年3月版。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