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党史宣教 > 党史博览

毛泽东指导怎样学党史之“要认真总结经验”

发布时间:2021-06-18 16:36    来源:党史博采   作者:党史博采


经验是由实践得来的认识,是经历史验证了的结论,能够帮助人们更好地认识现实。青年时代的毛泽东十分爱好历史。但他又不是钻进故纸堆,就历史说历史,而是注重联系社会现实,常常“以唱叹之笔”借题发挥。早在192012月,毛泽东在致蔡和森等人的书信中分析袁世凯称帝、段祺瑞执政之所以失败时,就提出“均系不读历史之故”,没有汲取“王莽、曹操、司马懿、拿破仑、梅特涅之徒”的教训,乃世间“最愚者”。他劝大家多读历史,并且指出,“读历史是智慧的事”。接受马克思主义后,毛泽东进一步把总结历史经验的重要性提到了马克思主义认识论的高度。他指出:人类的历史,就是一个不断地从必然王国向自由王国发展的历史。因此人类总得不断地总结经验,有所发现,有所发明,有所创造,有所前进。为此,他要求全党学习、总结党的历史经验。19416月,毛泽东为中共中央书记处起草指示:每个党员都要“学习党在二十年革命斗争中的丰富经验”。19657月,毛泽东在同李宗仁、程思远谈革命成功之道时,更是诙谐幽默地说道,“我是靠总结经验吃饭的”。

毛泽东之所以对党的历史如此重视,这是和他在中央苏区时期的遭遇分不开的。上世纪20年代后期和30年代前期,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和我们党内盛行的把马克思主义教条化、把共产国际决议和苏联经验神圣化的错误倾向,不仅使毛泽东本人深受其害,还曾使中国革命几乎陷入绝境。所以,他的大多数著作都是在总结了古今中外历史经验、特别是中国共产党领导革命的历史经验的基础上写成的,如《井冈山的斗争》《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实践论》《矛盾论》《论持久战》《中国革命和中国共产党》《新民主主义论》,等等。目的就是要通过总结经验来统一认识,解决存在的问题。毛泽东总结历史经验,总是抓正反两个方面,“从总结成功经验与失败教训中明辨是非,坚持真理”。他指出:正反两方面的历史经验,只要是总结得正确,合乎历史实际,而不加以任何歪曲,对于一切共产党人,都是有益的。

193612月,毛泽东在中国抗日红军大学讲演《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时,也是既总结中央革命根据地前三次反“围剿”的成功经验,又总结党在革命战争问题上的“左”倾错误、尤其是第五次反“围剿”的失败教训。他说:我们应该尊重自己流血的经验,尊重中国革命战争的经验,没有这一种长时间的经验,要了解和把握整个战争的规律是困难的。“没有失败教不会党员。”毛泽东指出:凡是历史上跌了跤的事,不要害怕正视,当作经验是很好的。错误即坏的经验有很大的教育意义,更值得注意和研究,是“宝贵财产”,可以获得锻炼、少走弯路,让我们产生抵抗力和免疫性。他说,“错误已经犯过了,只仇恨是不行的,应该以科学的态度客观地对待错误,取得经验”,“从痛苦的经验中,我们才制定出比较符合客观情况的路线和政策”,“所以犯了错误不可怕,要把错误抓到手里,变作经验,当作武器”。

毛泽东认为,有比较才能鉴别,总结教训不仅只总结自己失败的教训,也包括总结别人甚至是敌人失败的教训为我所用。他指出:“把别人的经验变成自己的,他的本事就大了。”“经验对于干部是必需的,失败确是成功之母。但是虚心接受别人的经验也属必需,如果样样要待自己经验,否则固执己见拒不接受,这就是十足的‘狭隘经验论’。”毛泽东认为中国革命的教员不只是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还应包括反面教员,即帝国主义、蒋介石以及革命队伍内部犯错误的同志。没有他们,我们就学不会办事。他曾以王明的教条主义错误为例,说明错误的经验对指导中国革命的意义。从这一点上讲,他认为他本人就是王明的“学生”。在党的七大上,他这样说道:凡是历史上跌了跤的事,不要害怕正视,当作经验是很好的。历史地看问题是马克思主义。毛泽东后来说:在抗日战争前夜和抗日战争时期,我写了一些论文,例如《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论持久战》《新民主主义论》《〈共产党人〉发刊词》,替中央起草过一些关于政策、策略的文件,都是革命经验的总结。那些论文和文件,只有在那个时候才能产生,在以前不可能,因为没有经过大风大浪,没有经过两次胜利和两次失败的比较,还没有充分的经验,还不能充分认识中国革命的规律。

——选自《党史博采》



分享 微信
微博 空间 qq